郭艳君:当代中国学术话语建构的理论前提

2017-01-03 14:34:24 作者:admin 来源:南方论刊 浏览次数:0


11月24日,中国社科网刊载了哈尔滨工业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郭艳君的文章:当代中国学术话语建构的理论前提。文章指出:
经过30余年的改革开放,当代中国为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创新和发展提供丰富的现实资源。因此,如何总结“中国经验”,建构属于当代中国的学术话语,就成为当前学术研究面临的重要课题。
时代问题的双重向度
第一,当今的时代依然处于资本主义的全球性扩张所形成的基本格局中。因此,由资本主义制度所衍生的现代性问题,依然是困扰当代世界的主要问题。由于现代资本主义世界性扩张,资本主义建构了全球化的世界,随着资本全球化进程的日益深入,如何认识并反思和批判现代资本主义,成为人类必须面对的共同问题。
第二,当代中国问题自身的特殊性与普遍性。一方面,近代中国社会的历史是在资本主义世界性扩张中展开的,而这种展开使得中国遭受了百年的屈辱。随着资本主义世界扩张的极端化形态——垄断帝国主义的出现,中国在争取国家独立和民族自由中完成了新型社会制度的确立,并在这一制度(社会主义制度)下,完成了国家的基本工业化,进而在自我调整中逐步融入世界历史进程,迎来了当代中国的快速发展,使得当代中国问题的解决以全新的姿态具有了新世界历史意义。具体来说,那就是在批判、反思资本主义贪婪的、不可持续的增长极限理论中,为现代人类社会发展寻求新的发展道路、新的发展方式。
坚持总体性理论视野
伴随着社会分工精细化所引发的现代社会生活碎片化,广大发展中国家社会发展内部性分化进一步加剧。在现代化进程中,这样的结果往往源于两方面原因:一方面,广大发展中国家在走向现代化进程中所处的被动位置,使之更多地关注物质层面的成果,而难以真正理解西方发达资本物质文明层面背后的制度和文化因素;另一方面,由于片面学习西方,使西方发达资本物质文化本身所具有的内在矛盾——人与自然、人与人、人与社会的分裂和对立——在发展中国家变得格外突出。如果说西方国家现代社会的建构表现为一个理性化进程,那么在发展中国家更多地显现了这一理性的另外一面。
对当代中国人来说,要建构自身认识世界与时代的学术思想体系,如何吸收发达资本主义的肯定性成果,同时消解现代性社会的内在矛盾,重建人与自然、人与社会、人与人的全面关系,已成为我们必须面临的一个重要任务。我们需要从学术研究上超越学科门类的界限,从总体上理解和把握当代人类面临的根本问题,从问题的本源处寻求解决之道。
在当今时代,无论是中国还是世界其他国家面临的问题,都已经不再是某一国家、某一地域或某一领域的问题,而是人类必须面临的总体性问题,已经无法单纯地从某一学科领域予以解决。现代世界日益深入的全球化进程,使各民族、国家、地域之间的联系变得越来越密切,社会生活各个领域之间的隔绝状态正在被逐步消解,公共领域与私人领域的关系呈现出从相互分离走向合一的趋势,从而为从总体上全面理解和把握人类问题提供了可能。
秉持反思与批判的态度
第一,当代中国的问题同时也是当代世界的问题,对当代世界问题的解决是解决当代中国问题的现实前提之一。从某种意义上说,当代中国发展问题的解决,将深刻地影响世界历史发展进程。因此,建构当代中国学术话语,就必须以反思和批判的态度直面当代中国与世界的现实,只有对近代以来中国与世界历史进程深入、细致地分析,才能阐明其根源,寻求到问题解决之道,而不能以抽象的理论原则去套现实的问题。  
第二,必须通过对理论自身的反思和批判,摆脱“学徒状态”,建构属于自己的学术话语体系。纵观数百年来中国学术思想发展的历史,我们始终难以摆脱“学徒”的常态。究其根本,我们只是抓住了西方一些抽象的理论原则,而没有真正切中中国的现实。从思想认识方法上细究,任何抽象的理论原则都有其得以产生的历史情境,西方的理论原则是对西方历史发展进程中的经验进行总结、提升和抽象而获得的,也就是马克思所说的从具体到抽象再上升到思维的具体的过程。因此,必须以反思和批判的态度面对所获得的理论原则:一方面,在将西方的理论原则用于分析当代中国现实的过程时,必须明确这一原则并不是根源于当代中国的现实;另一方面,在分析理解当代中国现实的时候,必须努力上升到一般的理论原则,从而对所学到的东西进行创造性的改造。只有如此,才能真正达到马克思所说的思维的具体——中国现实状况下的思维的具体,透过纷繁复杂的现象准确把握当代中国社会的现实,走出学徒的状态。
第三,必须明确理论建构的当代中国语境。当代中国学术话语的建构,必须立足于当代中国历史、文化传统,阐明其核心概念、理论体系的内涵。任何理论建构都不能仅仅停留在纯粹的思维领域,而是要通过概念建构逻辑体系才能表达出来。在向西方学习的过程中,当代中国学术话语已经吸收了大量的“西方概论”。如何消化这些来自西方的“概论内涵”?是按西方的学术话语体系去理解,还是将其置于中国历史、文化变迁中来理解,就成为我们首先解决的问题。为此,在消化西方思想和理论内涵的过程中,必须以反思和批判的态度,将其放置在中国的历史发展、文化变迁的现实进程中加以比较、剖析,阐明所具有的当代价值,从而为当代中国学术话语的建构提供积极的理论参考。
 

相关文章

[收藏] [打印] [关闭] [返回顶部]

最新图片文章

最新文章